這個夏天,從北到南,由東至西,暴雨以它獨有的方式,給一座座現代化城市留下了深刻烙印。街道成河、汽車沒頂、交通堵塞、人員傷亡……內澇似乎已成為我國許多城市遭遇強降雨后的普遍狀態,“東方威尼斯”的稱號在中國多地開花。

據住房和城鄉建設部2010年對351個城市進行的專項調研結果顯示,2008年—2010年,全國62%的城市發生過內澇,內澇災害超過3次以上的城市有137個。其中,最大積水深度超過50厘米的占74.6%,積水深度超過15厘米的多達90%,積水時間超過半小時的城市占到78.9%,其中57個城市的最大積水時間超過12小時。

太陽能與建筑一體化

事件回顧:一月內全國14城遭“暴雨圍城”

最近一個月以來,武漢、重慶、長沙、南京等地接連遭受大到暴雨侵襲。在北京,通往地鐵的臺階變成了“瀑布”,立交橋下水深齊胸;在武漢,街頭出現湖泊,操場能游泳。7月18日,南京遭遇今年以來最大暴雨,市區內澇嚴重,主干道交通癱瘓。部分滬寧城際鐵路停運,69個航班延誤。據記者統計,一個月以來,已有14個城市遭受內澇困擾。被淹的城市,大部分是經濟較為發達地區,“暴雨襲來,積水嚴重,交通癱瘓,人們的生活受到嚴重影響!边@是暴雨經過的城市最為直接的描述。另據中央氣象臺預計,未來幾天,淮河流域還將出現階段性強降雨天氣,局部地區降雨量將偏多兩倍以上。這意味著我國城市防洪排澇系統將在未來一段時間里受到嚴峻考驗。

如今的中國城市,幾乎年年必澇。為什么? …… [全文]

 城市內澇問責

暴雨“水城”頻現,根源是城市規劃短視

當城市的大街小巷隨著暴雨降臨而“積水成河”時,不僅赤裸裸地暴露出城市規劃建設存在的嚴重“軟肋”,也反映出現代城市建設中忽略城市最基本的、與百姓生活息息相關的基礎設施建設!俺鞘薪ㄔO不能光有一日千里的熱情,更應具備‘一管千年’的思維”。

在推進城市發展的進程中,不僅需要注重美觀,更需講究實用,既要做好“表面工作”,更要加強“地下建設”,唯有如此,才能讓城市建設不留“短板”。這些年來,很多地區遭受嚴重的大旱災害。如果能通過科學……[全文]

城市規劃“50年不落后”成空

“今天最浪漫的事,就是帶上TA去武大看!,這位網友的QQ簽名折射出了一個尷尬的現實:面對終于盼來的降雨,城市的排水系統并沒有做好準備,多座鮮亮的城市都在瞬間變成了“水城”。

在很多城市的建設規劃中,我們經常聽到“30年不落后”、“50年不落后”甚至“100年不落后”這樣的口號。顯然,這個“N年不落后”并沒有把城市排水系統包含在內。把能夠體現“面子”的高樓大廈設計得幾十年不落后,而作為“里子”的下水道排水系統卻堅持“一年一遇”的低標準……[全文]

 專家談內澇

史培軍:“城市規劃不尊重自然地理格局”

究其原因是城市規劃沒能遵循原來的自然地理格局,是城市建設者的責任。中國自古以來的城市規劃是追求幾何美,規劃理念是美觀的協調,不是景觀的協調,其實城市本身并不存在一圈、兩圈、越攤越大的環路型的自然地理格局。反之,西方的城市規劃多是按照城市所在地自然景觀格局依山傍水而建。所以,我們的城市規劃缺乏遠見,太不尊重和沒有考慮到大城市布局和原來自然地理格局間的協調,從而導致了大城市病的出現,來大雨成水災,下大雪成雪災。城市處于一個網絡化連通的關系,沒有從平均設防水平提高到特殊地段的設防能力加強,就會導致由于一個地方出問題,通過其網絡和樞紐地段的問題而殃及全身。一場大雨好比對一個城市的不同設防水平做了一個統一測驗,高的設防水平必然也受到低的設防水平的殃及……[全文]

周儉:“24小時內排內澇 城市規劃合標準”

“城市規劃并不能做到萬無一失,內澇也是如此!敝軆解釋說,城市排水等基礎設施的規劃是按照以前的天氣記錄來設計,“比如上海就是按照百年一遇的暴雨來設計城市排水,如果按照千年一遇來規劃城市,對于城市建設來說成本太大,不經濟!彼J為,近年來各地頻繁出現極端天氣,引發城市內澇,這一現象并不在城市規劃考慮的范圍內!皩τ谝粋城市來說,城市內澇應該看重的是應急機制,或者說多少小時能夠排走內澇!彼硎,在規劃上,一個城市能在24小時內排走內澇都是符合標準的。 與此同時,周儉認為城市內澇可以通過逐步升級城市公共設施來解決!拔覀兠看我巹,都會從氣象部門拿近50年或100年的氣象資料,作為規劃的基礎!比绻@個城市所在的氣候發生變化,城市規劃同樣會隨之改變,“當然這是一個升級過程……[全文]

 眾議城市澤國

城市內澇是考驗更是拷問

一場大雨就讓一座城市癱瘓,委實令人沉思。龍應臺有個妙喻,要分辨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最好來一場傾盆大雨!叭绻粓龃笥晔鼓闳砟酀,汽車輪子陷在路坑里,積水盈尺,店家的茶壺、頭梳漂到街心來,小孩在十字路口用鍋子撈魚”,那么這大概就是個發展中國家。

一個城市發達不發達,不光看GDP,瞧高樓大廈,還要看人們看不到的地方,比如下水道。越是人們看不到的地方,越能檢驗城市管理者的水平;越是被人們忽略的細節,越能看出管理者的智慧;越是那些貌似不起眼的地方,越可能在緊要時刻考驗管理者的應對能力。下場暴雨就讓城市窘態百出,幾成澤國,便不能不讓人對這座城市的發達指數和相關部門的管理能力打個問號。城市內澇是考驗……[全文]

“城市成澤國”呼喚慢城理念

“慢”的理念很受人稱道,可落實得卻不好。當今,很多城市發展為了打造耀眼的形象名片,更注重“快城”觀念,大干快上,大力營造現代化的形象工程,最典型就是我國200多個地級市中有183個正在規劃建設“國際大都市”,中國首份《摩天城市競爭力統計報告》顯示,當前中國正在建設的摩天大樓總數超過200座,相當于美國同類摩天大樓的總數。

一座座“現代化城市”竟被一場場暴雨打趴下了,城市公共設施、排水系統如此脆弱而不堪一擊。每年這個季節,這樣的新聞都會準時發生,這讓人對“慢城”的理念更加艷羨。

“快城”的確能在短時期內改善城市形象,可因為過分功利、過分追求城市政績,城市基礎性設施投入和重視意識不夠強,卻呈現嚴重的先天不足。很多地方的小水道和排水系統不夠科學、通暢,用中國社科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中心袁曉勐博士的話說就是,“目前,部分城市的規劃體制、城市規劃隊伍、城市規劃理念等……[全文]

城市變“城!,城市排澇如何“給力”

在城市的改造規劃中,有的地方為了節約和利用好每一寸土地,把一些原生態的溝溝壑壑、自然河流等改造成管涵或者蓋板涵,利用了地下資源,擴大了城市可用面積,卻減少了城市的自然風貌,增加了城市排澇壓力。

一些城市在建設新城的同時,不斷擴充老城區的面積。然而這些擴充“只顧地上,不管地下”。如遇特大暴雨,擴建的老城區遭災首當其中。因此在城市面積擴充的同時,也要加快老城區的管網改建,特別是排澇管網的改建。必須加大管涵直徑和增加蓋板涵的寬度來加大泄洪量,以達到迅速泄洪的目的,讓老城區擁有與其面積和人口規模相匹配的排澇工程,造福一方。

給水排澇的地下建設,要有一定的超前意識,充分測算給水的容積率、排澇的泄洪率,適當增大泄洪量,以應對十年一遇乃至百年一遇的特大暴雨,防患于未然。地下管槽涵不像明溝、河道那般,梳理方便……[全文]

“城市的良心”不在“面子工程”

大自然從來沒有放棄對生命基因的錘煉和選擇,使之不敢松懈。松懈者自我消亡,進化者保留選擇。城市,經得起旱,經不起澇。

大澇,讓城里人也嘗到了一點苦頭。從南國廣州,到華中武漢,到北國首都,大雨一傾,“南浮”“北漂”,全城盡是“落湯雞”。

據官方解釋,這是由于規劃的城市下水道建設標準,都是按照一到三年一遇的降雨量來設計的,而剛剛遭受的大雨是五到十年一遇的,局部地區達到了百年一遇標準的雨量。 國外城市的排水系統,紐約的標準是“十至十五年一遇”;東京的標準是“五至十年一遇”。

上天是不管人間城市的設計標準的,怨天而無益,只能反思檢討城市下水道建設標準的規劃。我們與國際接軌的意識并不弱,街道不比人家窄,大樓不比人家矮,怎么就沒想起來下水道也要向人家看齊呢……[全文]

八成人稱根源重地表輕地下

為何國內城市頻發內澇?調查中,83.8%的人認為原因在于“很多城市的建設‘重地表,輕地下’”;71.4%的人覺得是因為“排水系統落后,跟不上城市發展”;51.0%的人將原因歸結為“城市在暴雨應急機制、管理能力等方面存在軟肋”。

地形條件導致內澇

中國水利學會城市水利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北京水利學會顧問劉延愷指出,雖然不少人認為城市排水系統設計標準應提高到“十年一遇”甚至“百年一遇”,“但我們不可能無限制地提高!

劉延愷說,一個城市的排水系統是根據規范和重要性來設計的,例如天安門廣場的標準是“十年一遇”,一般街道的標準可能就是“一至兩年一遇”。我們不可能把一般街道的標準都提升到“十年一遇”,那樣投入會非常大而且沒有必要。

“城市建設不能光有一日千里的熱情,更應具備‘一管百年’的思維”,網友疾呼。[全文]

 城市排水典范

太陽能與建筑一體化

“暴雨圍城”城市盤點

6月14日開始,南昌6小時降下31.5毫米暴雨,一些街道路段也出現了內澇,但整個城市“水上漂”的場景不復存在。

6月18日,武漢市遭受強暴雨襲擊,致使低洼路段再次淹水,行人只能涉水而過,交通受阻。

6月23日正值下班時分,北京降下一場大雨。這場在夏季本屬正常的大雨,卻在北京引起一場大亂:交通暴堵、地鐵停運、汽車被淹、無蓋之井吞進2人,干旱的北京頓成澤國,直至深夜,還有大量因交通癱瘓未能歸家的人。

6月28日,長沙受到強降水的侵襲,暴雨如注。受大雨影響,積水過深,許多車輛都被淹沒,而道路也因為積水而變得無法前行。

在浙江,持續半個月的強降雨。杭州西湖平時高出湖面許多的長橋橋面被淹,亭子成了水中孤島。造成此景的原因是杭州大量排不出去的城市積水涌入導致西湖水位在短時間內快速上升。

7月18日,南京出現了今年以來最大降水,部分地區內澇嚴重,交通癱瘓。據市交管局消息,市區的新莊廣場、中山南路、漢中路等路段積水較深,部分車輛出現涉水拋錨情況。面對癱瘓的南京,不少網友表示無奈,調侃道:“南京雖有長江、秦淮河、玄武湖,但一場雨下來,南京的‘江河湖海'全齊了”。

專題資料

專題質量調查

后記:150多年前,雨果說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近日一輪強降水過后,武漢、長沙、北京等多個城市出現了嚴重積水,交通幾近癱瘓!俺鞘械牧夹摹币魂囮嚱g痛,攪亂了人們的生活,攪痛了人們的神經。只有城市規劃、建設、管理形成三位一體的聯動效應,“馬路澤國”現象才能降至最低。

安徽麻将大全集 星力大钱柜全新九代捕鱼平台 15选5奖金怎么算 dg视讯杀猪 七乐彩矩阵怎么打法 贵州11选5前三直选复式投注 混合过关竞彩足球计算器 北京pk10九码为什么输 st股票技巧 真钱手机棋牌是真的吗 天天麻将 北京快乐彩历史记录 昨天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买重庆时时彩在哪里买—点击进入 河南快赢481选号方法 快乐十分害死人 单机捕鱼之海底捞